小土刀

新博客地址 -> wdxtub.com

渡劫

痛苦着挣扎着,终于在倒下的那一瞬间,真正开始渡劫。

前些日子想写没写的话,前些日子想喊没喊的声音,前些日子想跑没跑出的感觉,终于在大梦初醒时,一股脑倾泻了出来。很多疑惑,很多迷茫,很多烦恼,都随着和煦的夏日晚风飘散,在姣好的月色下,找回了自己。

呵,还真庆幸,运气总是在快坚持不住的时候到来。

今天早上原来匹兹堡的室友给我分享了一篇文章,准确的说是回忆录,回忆的是一名才华和心性都一流的留学生,却因探险中的一次意外而身亡。室友说他是我的『高配版』,深以为然,毕竟我没有办法做到『想好了要拿什么,就拿到了』。或者说,我一路的成长,都在和过去的自我和未来的自我抗争。如意的时间极少,幸运的是,懊恼的...

影子猎手

真正的颜色,藏在影子后面。

高铁和飞机恐怕是最适合阅读的交通方式,不停变化的位置与窗外的风景,再配上旅人的心境,虽然没办法进行太多『学术』思考,却更容易在无意间发现从前未曾留意的东西。

来了这么多次加州,变的是公司,不变的是朋友。觥筹交错,不止一次感叹,在执信的三年时光,在执信交到的挚友,不但没有随着时间推移褪色,反而像陈酿般越来越有味道。转眼离开执信已七年,三五好友,异国他乡重聚。我们在各自不同轨道上狂奔,却发现从未走远。我们像从前那样嬉笑怒骂,却不再是十七八岁的少年。我们懂得更多了,看得更远了,能力更强了,意志也更坚定了。能有这样一帮总是能给我太多惊喜的朋友,真的是太幸福了。正因为知道...

回国

我感谢在美国,在 CMU 学到的东西,但我不属于这里,我要回到给我归属感的地方。

今天早上读了老师分享的文章[1],正好一直想写选择回国的原因,择日不如撞日,就从这儿下笔吧。鲁白教授的演讲内容很好,的确如文章的导读所说的那样『高屋建瓴』且富有『实操指导』意义。一般来说高屋建瓴的文章,都没办法接地气,毕竟站得高看得远,站得低接地气,我想写的,是接地气的。

我从未想过要做一个美国人,无论是精神上,还是身份上。华人华裔在美国属于亚文化程度之深,只有真正在大洋彼岸生活体验过才能真正明白,更让我难受的是,哪怕上了最好的学校,拿着远超中位数的工资,大部分人都没办法改变自己游离于主流社会的状态。

前些...

聪明人的枷锁

小聪明到大智慧之间,有一条看不见的横沟,只能用天赋、坚持和勤奋来填。如果硬要说有技巧,恐怕就是『元学习』、『元思考』、『元实践』和『元创造』。

聪明了吗?

聪明固然是一件好事,但是一旦被别人被自己贴上了『聪明人』的标签,也就戴上了枷锁。外在的枷锁随着时间的推移逐渐会被移去,但是内在的枷锁,想要解开,就没那么容易了。

内在的枷锁主要体现在以下两个方面:

  1. 做事情凭借直觉,大多数情况下都能完成得不错。可是直觉也有范围,一旦超出,因为平时没有培养正确做事的能力,往往不尽如人意。

  2. 做事情依赖个人,在学生时代作业考试甚至是小组项目都可以自己扛,可是个人能力再大也有范围,一旦超出,因为平时没有...

英语口语中的『噪声』

一个人觉得自己不再需要改变的时候,最大的改变就已经发生了——他变成了没有未来的人。 http://wdxtub.com/2016/02/23/pronunciation-stress/

这个学期给一门研究生课程当助教,宾夕法尼亚州有这么一条法律,英语不是母语的同学当助教的话,必须要达到一定的沟通交流水平,否则学校要被罚款。具体到 CMU,就意味着我需要通过一门叫 ITA 的测试(之前的日志也有提及)。因为是专门负责英语教学的部门,我的英语虽然能应付日常交际,但是细化到讲课上,就有些捉襟见肘了,所以必须进行一些课程培训。

昨天完成了个人作业,已经感觉有了很大收获(见这里),今天去上...

不安的终结

当一类事情重复足够多次之后,本能会让我们去选择最安全、最中庸的道路。可是消除了痛苦,也就消除了走向辉煌的可能,这又怎么办呢?

最脆弱不安的时刻,往往也是最接近自己的时刻,但观察自己的过程犹如走钢丝,左一分蒸发,右一分凝结。超然物外已经很难,如何抽离自身,更是值得一生探索。在飞机上经历了回忆杀带来的『臆想恐慌症』之后,抛开封闭环境可能带来的问题,我在想,所谓的不安,到底从哪里来,到哪里去呢?

坏消息是,网上对于不安的讨论,几乎都是『灌鸡汤』;好消息是,我在阿西莫夫的《永恒的终结》中,找到了答案。

所谓不安,大概是预想的和实际发生的不一致,自己却没有办法找到原因,于是胡思乱想的恶性循环就开始...

小方

奇怪的是,他既没有太多棱角,也没有太多慌张,大家却都叫他小方。每当被问起名字的来由,小方总是笑着说:『之所以方,是因为少了点缘』。但是坊间的传闻可不是这样,每个人都不知道从哪里听说过,小方是因为有反骨,所以才叫小方的。

这个世界的可怕之处在于,哪怕谁也不知道反骨是什么,又长在哪里,只要大家都这么认为,那你就只能长着反骨,或者稍微好一点,能给自己起个名字,叫小方。

既然反骨是什么说不清楚,那么一百个人心中,就有一百种反骨。丢了东西,坏了器具,总可以怪罪到小方头上。偶尔也有人好奇,为什么小方从来不去解释和证明自己。小方只是笑笑,因为他们没有意识到,再多的解释和证明,恐怕都无法撼动盘根错节的猜忌...

Deadline 与不插电

这是一篇很早就想写的文章,在回家的路上捋清了思路。想要说的是:焦虑其实是一种生活方式。但是可能只需要一个简单的动作,就能让一切焕然一新。

这个世界上有两种焦虑,大部分人属于第一种:嘴上的焦虑。另一种属于生理上的『焦虑症』,不懂,所以不妄议,接下来提到的焦虑,都指的是『嘴上的焦虑』。

在 CMU 听到最多的一句话,就是『我这周有 X 个 Deadline,怎么办要死了』。我很能理解他们的心情,潜台词就是说『但是老子还是顽强活下来了,是不是超级厉害』。所以常常能看到『嘴上焦虑症』患者平日里大把大把浪费时间然后熬几个夜感动一下自己,即使真的没做好也有个退路,『At least I try』。我想...

【程序员修炼之道】读书笔记

之前囫囵吞枣看完了这本书,现在再回首细细看,经过一个学期的历练,的确有完全不一样的感悟。这里是整本书的笔记,具体的感悟会另外再写。

    • 注重实效的程序员的特征

  • 第 1 章 注重实效的哲学 A Pragmatic Philosophy

  • 第 2 章 注重实效的途径 A Pragmatic Approach

  • 第 3 章 基本工具 The Basic Tools

  • 第 4 章 注重实效的偏执 Pragmatic Paranoia

  • 第 5 章 弯曲,或折断 Bend, or Break

  • 第 6 章 ...

1 2 3 4 5 ————
©小土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