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土刀

新博客地址 -> wdxtub.com

【后望书】我们远去的家园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听过《我们远去的家园》这张CD,富有各地特色的音乐仿佛那一涓最最清澈的溪流流入心田,让人感到无比的平静安宁。可是标题“我们远去的家园”却让人难以释怀,难道拥抱未来,真的就只能抛弃过去了吗?


青瓦白墙恋徽州,阳朔美景画中游,水墨丹青凤凰城,青稞飘香日喀则。曲阜孔儒风,情满康定,大理雪月觅风花,明月杭州夜,伊犁塞外江南,平遥古韵,丝路花雨锁泉州,丽江梦中的香格里拉。

我想任何一个人面对这些如诗如画的文字,都不会无动于衷,可是令人遗憾的是,也许几十年后,我们只能从照片和音乐中去回味。

《后望书》是一本沉重的书,朱幼棣本人也和这书名一样,有着士大夫那种沉静的气质。

对历史、地理及时政的了然于胸,使得朱幼棣的很多观察和笔触,显出绝无仅有的冷静与苍凉。他曾在已然消失的潼关古城楼前喟叹曰:“中国的政治中心曾长久在长安和洛阳之间游移摆动,在其之间,潼关就是肩挑两京、力压千钧的支点。在这里,大大小小发生过数百次战争,其中影响到整个中国命运的即达60多次,如殷周时闻太师与姜子牙之战、三国马超大战曹操、唐代安禄山与哥舒翰之战、黄巢起义军攻占潼关、明代李自成与明军的决死之战——就是这个被康熙帝惊叹为‘天下第一城’、被《山海关志》许为‘畿内之险,惟潼关与山海关为首称’的地方,在本世纪60年代,因修建三门峡水库而拆掉了潼关古城,千年旧城迁毁殆尽。但是,事实上,当年专家所设计的蓄水水位从来没有到达和淹没过潼关城,也就是说,根本没有必要拆掉潼关旧城!一个恶作剧般的误判毁掉了‘中原第一关’。”读到这些文字,你仿佛嗅到了历史的硝烟与荒诞。

从潼关、陕州、蒲州古城到鹳雀楼与长安街的风景,从胡同、四合院到老火车站与三坊七巷,一段段历史被无情地从地面上抹去,我没有办法评判对或错,但是总觉得有些可惜。

《我们远去的家园》与《后望书》中不少地方我正巧去过,也就趁此机会聊聊吧。

徽州已经在行政区划的调整中消失了,就像军队取消番号是最残酷的惩罚一样,徽州的远去,即使是我这个没去过的人也仍然倍感痛心,更别说黄山市黄山区黄山风景区让人老虎老鼠傻傻分不清楚了。

杭州倒也去过几次,却也未曾探访过孩儿巷,在南宋御街住的那几天正好碰上设计展,传统与现代的碰撞,竟也妙趣横生。

平遥是让我最自在的小城,因为去的巧,路上没有车水马龙,也不用熙攘排队,只需要慢慢走着,便能浸淫在历史中。和做皮影的师傅聊天,吃着自家风味的牛肉,看着他们悠然自在的生活,这才是真正的旅行吧。

都江堰是让我特别震惊的地方,先前从科教片中所知道的一切,当我望着滚滚江水一分为二时,显得如此苍白。很难想象几千年前李冰是如何做到这一切的,不得不由衷赞叹古人的智慧。

北京本应是最有历史厚重感的城市,却只剩下了故宫。胡同和四合院要么成了一日游廉价轻浮的幌子,要么成了身价不菲的私人场所。为了成为国际大都市,我们付出了太多太多。

真的,我只是觉得太可惜。就好像一个武功天赋极高的少年,却被迫成了一介书生,但是,这又能怪谁?


评论

热度(2)

©小土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