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土刀

新博客地址 -> wdxtub.com

【青蛇】买不到,便制造

第一次读李碧华,极寒,像冰雕的美人,纯净无暇却又散发着刺骨的寒意。此时的杭州已很冷,殊不知更冷的是人心。青蛇、白蛇、许仙、法海这些在人们心中已经固化的形象,竟被如此自然地打破重建,我才明白什么是妙笔生花。


故事是以青蛇为第一人称展开的,女人写女人,尤其是看透女人的女人笔下的女人,自是活灵活现,仿若眼前。

她的一颗心全放在许仙身上。见他人言可畏,闷闷不乐,不无歉疚。 她不要看男人的苦脸。笑,买不到,便制造。一个女人为了所爱的男人能付出一切,所言不虚。可是在我看来,更令人在意的,是许仙和法海。

原本我对许仙并没有太多的印象,这下一来,多情薄情人的帽子算是摘不掉了。肆意占据着白蛇青蛇的爱,利用他人的爱来点缀自己的生活,可恶、可悲、可恨。

许仙多情,法海无情,壁立千仞无欲则刚。苦海无边,回头是岸。世上所有,物归其类,人是人,妖是妖,不可高攀,快快摒除痴念,我或放你俩一条生路。回去再修一千数百年,炼成正果才是。

每个男人,都希望他生命中有两个女人:白蛇和青蛇。同期的,相间的,点缀他荒芜的命运。——只是,当他得到白蛇,她渐渐成了朱门旁惨白的余灰;那青蛇,却是树顶青翠欲滴爽脆刮辣的嫩叶子。到他得了青蛇,她反是百子柜中闷绿的山草药;而白蛇,抬尽了头方见天际皑皑飘飞柔情万缕新雪花。 每个女人,也希望她生命中有两个男人:许仙和法海。是的,法海是用尽千方百计博他偶一欢心的金漆神像,生世位候他稍假词色,仰之弥高;许仙是依依挽手,细细画眉的美少年,给你讲最好听的话语来熨帖心灵。——但只因到手了,他没一句话说得准,没一个动作硬朗。万一法海肯臣眼呢,又嫌他刚强怠慢,不解温柔,枉费心机。 得不到的方叫人恨得牙痒痒,心戚戚。

这是一个遗憾的故事,一个轮回的故事,人间冷暖若是看得太透彻,心也冷得更快。

也许爱情就是飞蛾扑火,你是愿意在阴暗的角落度过一生,还是在火光中飞舞一瞬!

( @TINA 不知道是否满意?)




评论(3)

热度(28)

  1. Nikki小土刀 转载了此文字
    超爱这本书。香港的李碧华,黄碧云,太赞
  2. 另一空间小土刀 转载了此文字
  3. 艾米丽Ho小土刀 转载了此文字
©小土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