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土刀

新博客地址 -> wdxtub.com
我的微信 -> wdxtub
加我请简单介绍下自己哈

第十六周 - 一瞬间

白衣苍狗一瞬间,相聚离合一瞬间,沧海桑田一瞬间。

在 Fremont 和曲鳖再次坐上前往 Powell 的小火车(Fremont 和 Powell 是两个站),同样空荡荡的车厢,同样并排坐下,同样开始一个多小时的叨叨姑姑。这一切都太有穿越感,因为在我刚来美国的第一个星期五,我们也是用这样的方式前往旧金山,也是在晚上和旧友重逢,也是在觥筹交错间吹着各种各样的牛逼。唯一的不同是我已不再是当初那个刚刚踏上新大陆的愣头青,看了不同的世界,也做了自己的选择。

匹兹堡让人讨厌的除了半年冬天外,还有就是小地方去哪里都不方便。每次去加州都要转机,本来直线飞都要六七个小时,转机再一折腾,最后加上时区换算,就是 11 个小时。如果是空客的飞机还好,座位稍微宽敞点,要是不巧碰上了波音的(然而大部分都是),那真是『四肢僵劲不能动』。这次坐同一排的是个目测身高超过两米的黑哥哥,看他颇为难受地挤(这个词绝对恰当)在座位里,真心感觉到了资本主义狂加座位的恶意。长时间在机场晃,总要找机会填肚子,无论是在达拉斯还是菲尼克斯,亦或者明尼苏达州某地和夏洛特,我几乎只吃三种食物:披萨、汉堡、炸鸡。虽然说主要原因是转机时间比较短而吃其他的话悠哉的美国人很可能慢悠悠上菜误我事儿,不过这么天南海北吃类似的食物,还是可以发表点『屌丝』感悟的(毕竟高大上的西餐吃不起)。

来美国之后,关于吃,大部分时间还是自给自足。一是中餐馆出品的质量实在不敢恭维,二是吃不惯纯正的美式食物,唯一的例外就是披萨和汉堡了。先说披萨,大部分都是垃圾,我一直不明白为什么那么多同学一边骂难吃一边全吃完,听到 Free Food 好比狼看到了小白兔,完全忘了当初『怎么可以吃兔兔』的『豪言壮语』。不过正是有了『大部分』的垃圾,更凸现出『小部分』精品的不易,我个人比较喜欢吃新式的皮薄边脆肉多酱浓分量适中的,当然也尝过传统的美式和意式。美式的特别不讲究,呼啦啦饼一摊芝士一撒就完事儿;意式的用料讲究,无奈火腿和酱料都颇不和我口味。所以综上所述如果感觉自己和我口味相似的话,去找家 California Pizza Kitchen,就要最传统的主打款式(类似于康帅傅红烧牛肉面的感觉)即可。其他的店真心就不要去了,真心的。

汉堡作为美式快餐的代表,虽然在中国花样不多,无非就是麦当劳肯德基(和其他一个套路的本土品牌或者洋品牌),但是在美国嘛,我感觉厨师们的功力也就最能 hold 住汉堡了(请原谅我吃不起高级的不要看不起我)。先说一点,这里默认三明治和汉堡是属于一大类的东西,虽说有点混沌和饺子的既视感,但是姑且先这样不『科学』分类吧。

之前在网上看到一个很有趣的图片,照的是一个小贩给自己的饼摊弄的『文案』——大饼夹一切。仔细想想,这边的汉堡还就真的是『大饼夹一切』。考虑到美国人在汉堡上面想象力匮乏,这里的一切大概只包括猪牛羊鱼肉和生菜番茄洋葱酸黄瓜以及各式芝士。外层的面包套路不多,蔬菜部分也就是随便塞一点,唯一比较有意思的就是中间的肉了,然而这个有意思基本上也仅仅局限于三个套路。要么是用薄的汉堡肉(也就是类似国内我们吃到的)简单粗暴数量堆叠(单层双层三层,估计很快要有四层),要么是一整块大的然后可以弄成中间五分熟的样子,要么是切得很薄的肉片(不是之前的汉堡肉)煎一下塞进去。第一种特别糟糕,咬下去第一口我就意识到了『味同嚼蜡』的真实含义,后面两种需要看师傅心情,明明要的是五分熟结果全熟,或者肉的两面明显火候不同看起来就不爽,这些都是非常可能的。就这样菜单上还敢写着『不百分百满意不收钱』,我觉得可能是笔误,把『满意』换成『吃饱』就可以了,毕竟分量足再加上薯条薯饼苏打水,我反正每次都要吃撑。

那么问题就来了,吃胖了吃胖了吃胖了,要减肥要减肥要减肥,考虑到时间比较乱没办法系统训练,开源不行,只能节流,除了早餐外每天只吃一顿,先减少摄入量吧。饿自己二十天,不然无颜见江东父老了。

大家可能会有疑问为啥我总是在机场混吃,因为出远门大多是去面试,公司出机票,我总不能说让我在达拉斯玩几天嘛。两个月之前连续飞了西雅图和旧金山,来来回回八次起起落落让我一回到匹兹堡就推掉了其他的面试,飞不动了。这次之所以又折腾自己,一是因为职位,二是见见朋友。

在美国面得最多的就是软件工程师了,啥公司都需要。套路也都差不多,面试官出个算法题,然后就可以在白板上写代码了。反正只是要招点代码工人,谁熟练就要谁呗。可是熟练度也不是写在脸上,那就退而求其次,看谁做面试官题目最快最好就行了。这个套路的问题在于,只能保证下限,没办法要求上限。这也是为什么梅西是中国人也没办法进国家队,因为我们有各种各样奇怪的规定,比方说身高体重,比方说爆发力耐力。不是说这些规则不好,但是任何东西一旦僵化,肯定要错过最闪耀的明星的,例子太多我就不列举了。

不过我相信习惯了应试教育的话,这并不是太大问题,可是像我这种 0 准备完全现场从零做起的就很『吃亏』。吃亏之所以加引号是因为,在大多数人眼中这是吃亏,在我这里其实不是。我反而觉得如果我就是不甘心当个螺丝钉,为什么要走和其他人一样的路,既然面试官看不出我的价值所在,我还不愿意凑合呢。虽然可能就因此没办法拿到 offer,但同时页避免了成为不想成为的自己。我始终觉得单纯为了留下来而学代码是非常不明智的举动。话说难听点,长这么大还不知道自己要什么,不知道自己要怎么做才能去得到自己想要的,或者理所当然随大流,可悲。

以前我觉得打工和创业是有区别的,现在慢慢意识到之前的浅薄了。其实压根儿没这回事儿,真正知道自己想要什么的人,不存在打工还是创业,重点在于做事情。想做的事情,有人在做,自己也认同这个方向,那么就一起做;如果没人在做,那就弄到所需的资源,然后自己做,接着吸引更多志同道合的人来做,就这么简单。

这次面的是 Program Manager(注意不是产品经理,不是在黑),所以只有一轮面试是做算法题,其他重点是在考察思维方式和沟通技巧。做面试题我不擅长,但是轮到思辩,那我觉得自己可以跟任何人过两招,唯一的问题在于,我的英语水平在这种高层抽象描述中成了极大的限制,比哑巴还憋屈。最后一轮是常见的『讲故事』面试,之所以这么说,因为这一轮的关键就是讲故事,简单来说就是要让面试官眼前一亮,方法就是挑面试官可能感兴趣的东西说,比方说这次是个女面试官,我就多讲讲之前和唯品会合作弄服装搜索的事儿,女人嘛,听到衣服两眼放光,还问我能不能邮到美国。这样一来自然而然就聊得开心了,所以说,只要套路深,铁杵磨成针。中午同样是和华人吃饭,问了下大概经历,来美国二十多年,在 Google 也快十年,但是基本也就被卡在中层了。喜欢安稳的生活就是想挣钱养个家的话,是挺好的选择,一路 H1B 绿卡就行了,不出大篓子就行。可是我对 H1B 绿卡没一点兴趣,我就是想搞大新闻。

在飞机上看了好几本书,还是比较喜欢每天有几个小时可以读各种各样的书,心太野,总是不愿意被束缚。我们总说要向厉害的人学习,然而厉害的人把自己的经历想法思考这些最精华的东西写成书,很多人却不愿意去看,反而觉得在网上点点转发收藏就能学到东西。就算现在脑机接口成熟了可以直接把知识灌到脑中了,牛人还是会比大部分人厉害,因为最大的差距就不是知识。

酒逢知己千杯少,所谓朋友不只是说说而已,能见面的话,说什么也要努力去见。誓要去,入刀山! 浩气壮,过千万! 豪情无限,男儿傲气,地狱也独来独往返! 存心一闯虎豹穴,今朝去,几时还? 奈何难尽欢千日醉,此刻相对恨晚。 愿与你,尽一杯! 聚与散,记心间! 毋忘情义,长存浩气,日后再相知未晚。

春风得意一瞬间,花容月貌一瞬间,玉宇琼楼一瞬间


评论(5)

热度(10)

©小土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