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土刀

新博客地址 -> wdxtub.com

【当我谈跑步时,我谈些什么】跑到最后

村上的文字我看的并不多,常常是看了几页就失去了继续读下去的动力,可能由于自己也开始跑步的缘故,这一本居然在一天之内就读完了。细细想来,在坚持跑了差不多一个月之后,对于跑步的理解也不一样了。正好昨天跟大家分享了跑步的方法,今天就来聊聊跑步的想法吧。


很多事情,往往在持续做一段时间之后,都会对其有新的认识。

一开始跑步的时候,可能因为有相当的体能储备,跑起来感觉还是非常轻松的。于是便天真的觉得“其实跑步没什么嘛”,坚持跑了几天之后,肌肉开始疲劳,久疏战阵的膝盖也有些隐隐作痛,我才慢慢意识到情况并不是像想象中的那样乐观。跑步,看起来那么简单的运动,其实一点也不简单,步伐、步频、姿势、呼吸、摆臂甚至连双脚与地面接触的方式都有讲究。

几天之后我的膝盖就开始抗议,我仿佛能感受到那种缺乏润滑的摩擦,这样的摩擦带来了不适,这种不适让我的跑步姿势变形,姿势变形使我的肌肉更加疲劳。

终于,在一次篮球训练之后,我的小腿拉伤了,只好一瘸一拐去上课。那时候我才开始意识到,身体有他自己的规律,哪怕我再想变得更好,也要尊重身体的意愿,我要去学习如何跑步如何运动,而不是凭借着一股蛮力以为这样就能改变一切。

说了这么多,还是来聊聊村上的跑步蓝调吧。

持之以恒,不乱节奏,对于长期作业实在至为重要。一旦节奏得以设定,其余的问题便可以迎刃而解。然而要让惯性的轮子以一定的速度准确无误地旋转起来,对待持之以恒,何等小心翼翼亦不为过。

跑得多了,就自然会发现,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节奏,在这个节奏上,呼吸轻松,脚步灵动,并不会特别辛苦,但是这种平衡却很脆弱,也许仅仅是膝盖有些不适,就可以蝴蝶效应般摧毁好不容易形成的平衡。所以要仔细地照看自己,尽量让自己保持在良好的状态。

小说家这一职业,至少对我来说,是无所谓胜负成败的。书的销量、得奖与否、评论的好坏,这些或许能成为成功与否的标志,却不能说是本质问题。写出来的文字是否达到了自己设定的基准,这,才至为重要;这,才容不得狡辩。别人大概怎么都可以搪塞,自己的心灵却无法蒙混过关。在这层意义上,写小说很像跑全程马拉松,对于创作者而言,其动机安安静静、确确实实地存在于自身内部,不应向外部去寻求形式与标准。

自己的心灵却无法蒙混过关,是啊,我们做着的很多事情,不正是想要让自己心里更加舒服吗?我们逃避,我们害怕,我们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可悲的是最后总是会发现,我们真真切切是没有办法欺骗自己的。

所以为什么不坦诚一些?

清晨五点起床、晚上十点之前就寝,这样一种简素而规则的生活宣告开始。一日之中,身体机能最为活跃的时间因人而异,在我是清晨的几小时。在这段时间内集中精力完成重要的工作。随后的时间或是用于运动,或是处理杂务,打理那些不需高度集中精力的工作。日暮时分便优哉游哉,不再继续工作。或是读书,或是听音乐,放松精神,尽量早点就寝。我大体依照这个模式度日,直至今天。拜其所赐,这二十来年工作顺利,效率甚高。只不过照这种模式生活,所谓的夜生活几乎不复存在,与别人的交际往来无疑也受影响。

我发现这样一个有意思的事情,就是基本上晚上的时候,大家真正在工作学习的并不多,往往是折腾到接近凌晨,才恍然开始工作。

既然如此,何不让晚上过得更有意义?去跑跑步,聊聊天,听听歌,看看书,然后早点睡觉。有什么工作的话,第二天起来认真高效做完就可以了。

现在在想,每天五点多起床,是我今年做的最好的改变。每天我可以在一片宁静中拥有属于自己的几个小时,或读书、或修禅、或思考、或写作,这是我的精神家园。

成绩也好,名次也好,外观也好,别人如何评论也好,都不过次要的问题。对于我这样的跑者,第一重要的是用双脚实实在在地跑过一个个终点,让自己无怨无悔:应当尽的力我都尽了,应当忍耐的我都忍耐了。从那些失败和喜悦之中,具体地——如何琐细都没关系——不断汲取教训。并且投入时间投入年月,逐一地累积这样的比赛,最终到达一个自己完全接受的境界,抑或无限相近的所在。

其实不只是跑步,做任何事情都是这样吧。人们总是希望一分努力百倍收获,虽然知道这样不可能,但却心怀侥幸觉得自己可能是例外。

没有人是例外。

接受了这样的现实,尽力去生活,不也就足够了吗?

评论(4)

热度(16)

©小土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