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土刀

新博客地址 -> wdxtub.com

【中国在梁庄】两个世界

可能是因为从小就在广州长大的缘故,对于农村的认知,更多来自于爸爸妈妈的言语中。印象特别深刻的就是有一次要回爸爸的奶奶家,我也想去,但是他们说那里有凶恶的大狗,只有穿军装的人才不咬,经过这么一吓,我自然是不敢跟着去了。这基本上就是我对农村的全部认知。但是我知道在农村,一定有另一个中国。


很高兴能通过梁庄来认识另一个中国,虽然村民们可能没什么文化,但是我依然相信这两个世界终究会合二为一,真正的城市化不能仅仅是钢筋铁路,人们心智的城市化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其实才是最重要的。

我已习惯了都市的生活,离大自然越来越远,但可悲的是只有和大自然融为一体时,生命的意义、人类生存的本质形象才显现出来。但是这种生存的本质看来却又那么沉重,因为更多需要为生存担忧,自然没有办法想其他的事情。对于村民的生活,书中是这么描写的:

对于他们来讲,日常生活只是一种无意识的生活,柴米油盐,吃喝玩乐,好像没什么大的追求。但一旦有某种契机的时候,他们也很愿意去思考,也理解其中的意义,并试图进入到这一境界之中。只是生活很少给他们这样的机会。

“人去楼空”是乡村日常生活的景象。大部分在城市打工的农民都在家盖有新房,并且,他们也是为挣到盖房的钱或为子女挣得学费而奔向城市去的。他们并不认为自己能在城市扎根、养老(也许是他们根本看不到有这样的可能性),他们最大的希望就是在城里打工,挣一笔钱,在家里盖栋像样的房子,然后在本地找个合适的生意做。

村庄里的新房越来越多,一把把锁无一例外地生着锈。与此同时,人越来越少,晃动在小路、田头、屋檐下的只是一些衰弱的老人。整个村庄被房前屋后的荒草、废墟所统治,显示着它内在的荒凉、颓败与疲惫。就内部结构而言,村庄不再是一个有机的生命体,或者,它的生命,如果它曾经有过的话,也已经到了老年,正在逐渐失去生命力与活力。

在我看来,延续了一千多年的小农经济死而不僵,从书中的描述,我更多的能感觉小农经济的思维仍旧活在不少农民的心中,他们为了填饱肚子不得不放弃未来的发展机会,以换取当下的利益。而生存方式的不同,也导致农村和城市的矛盾越来越大:

德国学者洛伊宁格尔认为有三个因素会使得中国流民问题暗藏凶险,在著名的《第三只眼看中国》中他写道:“农民的庞大数量与经济建设的发展速度不成比例,不是城市经济需要吸引农民劳动力,而是农民劳动力需要挤入城市;农民的综合素质远远达不到城市经济生活对他们提出的要求,因此,农民与法律的冲突将更为激烈、经常;中国城市居民生活水平提高的速度几乎与经济增长速度持平,而与农民的收入水平形成巨大反差。因此,农民在进城伊始就会产生嫉妒、自卑、急迫甚至仇恨心理。这种心理不仅妨碍他们逐渐成为城市人,而且会以犯罪形式表现出来。”

无论是农村的发展还是农民的心理状态,都处于青黄不接的状态,更多的时候他们做选择和判断就依靠着本能,理想在他们身上反而可能是有害的。一个国家的人民若是连拥有梦想都是奢望,那么这个国家想必不会好到哪里去,哪怕表面看起来是多么光鲜亮丽。

道德感在乡村深深地埋藏着,他们对王家少年的态度显示了乡村对原始古朴道德的尊重,因为这与他们善良的本性不相符合,与乡村基本的运行方式也不符合。因此,当我又试图说中国的死刑好像太多、太随意,而在国外有些地方并没有死刑,或有些国家已经废除时,他们都很惊异。在他们的观念里面,那么残忍的行为只有判死刑才能达到惩罚的目的。 没有人提到父母的缺失、爱的缺失、寂寞的生活对王家少年的潜在影响,这些原因在乡村是极其幼稚且站不住脚的。而乡村,又有多少处于这种状态中的少年啊!谁能保证他们的心灵健康呢?

这种道德感在某些情况下是好事情,但是在更多的时候,会破坏已有的规则,描述中的不少村民给我感觉都非常孩子气,可能也是因为没有受到太多的教育,也没有看过什么书的缘故吧。村里的书店大都摆着盗版的武侠,卖着各种电影电视剧的光盘,如果不是这样,书店根本不能运转下去。

由于性的被压抑,乡村也出现了很多问题。乡村道德观已经处在崩溃的边缘,农民工通过自慰或嫖娼解决身体的需求,有的干脆在打工地另组建临时小家庭,由此产生了性病、重婚、私生子等多重社会问题;留在乡村的女性大多自我压抑,花痴、外遇、乱伦、同性恋等现象时有发生。这也为乡村的黑暗势力提供了土壤,有些地痞、流氓借此机会大肆骚扰女性,有的村干部拥有“三妻四妾”,妇女们为其争风吃醋,衍生出很多刑事案件。

这种道德崩溃的原因其实也很简单,实际上文化道德这些跟经济结构水平有很大的关系,都是相互依存的,在经济体制指令破碎的今天,道德的崩溃也难以避免,我只希望是不破不立,在经过这段痛苦的变革期之后,能有一个崭新的面貌。

作者跟村支书的问答我觉得非常有质量,从中我可以感受到各种抱负因为现实的复杂情况而很难施展的无奈,大致选两段给大家看看:

在这种大转折下,农村的文化理念也在发生变化,带来新的情况:第一,农民的孩子上大学无望。不像八十年代,只要上学,就可以进入到城市。现在上学没有出路,没有多大用处,感觉上到大学与上到高中差别不大。尽管升学率高,但孩子上学的意愿还是不高。第二,家长长期外出打工,家庭教育缺失。第三,越来越多的新的信仰危机,宗教信仰很迷茫。第四,打工者越来越不适应外边的世界,劳动力培训较差,农民得不到系统的技能培训,所干的仍然是最低级的活儿。第五,农村基础设施越来越差。第六,在新的形势下,基层干部的素质也是值得注意的问题。现在,干部与老百姓的感情有所修复,但是,这种修复是靠好的宏观政策得来的。再过几年,干部素质如果不提高,没有新的理念、新的思维,驾驭农村新的现实,仍然会有危机。

第一,要发展中小城市。中国现在有典型的大城市病,城市拥挤。农民集中到城市,没有稳定的生活来源,就成为城市无产流浪者,这会成为大问题,容易造成贫民窟,这是大城市化必然的弊病。中国十几亿人,地域复杂,简单地以城市来涵盖生存群体,很难真正解决问题。因此,城市化必须坚持大中小城镇并举,以中小城市为主的方针。 第二,发展中小企业,能形成当地就业。我们是劳动密集型企业,这是事实,也是我们国家特殊的国情。有人说,我们是低档工业制造者,呼吁改变这种状况,其实,这并没有什么不好,人口是我们现在的优势,也是发展中的一个过程,这种密集型企业在中国的高度发展是必然的。现在有各种保障农民工的措施,譬如劳动合同,这看起来是好事,但是公司会抬高门槛,该用的不用,造成挤压效应,也会使很多人失去机会。

看完之后觉得微博上的公知可能并不能够理解真正的大多数,也没有能力和资格代表他们。现在的问题就是在于同一片土地上分割成了两个世界,在这两个世界中穿梭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这两个世界各有各的游戏规则,各有各的人情世故,我觉得很难有一个特别两全其美的办法,先富起来的人也应该意识到他们的财富中也有还没有富起来的人的未来换取来的部分,是时候让两极不要太悬殊了。

乡村,并不纯然是被改造的,或者,有许多东西可以保持,因为从中我们看到一个民族的深层情感,爱、善、纯厚、朴素、亲情等等,失去它们,我们将会失去很多很多。也许正是这顽固的乡村与农民根性的存在,民族的自信、民族独特的生命方式和情感方式才能够有永恒的生命力。

评论

热度(1)

©小土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