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土刀

新博客地址 -> wdxtub.com

风之旅途

当我穿越四季站在山顶的时候,才第一次意识到,是这个陌生人,温暖了整个旅程。

在沙漠中醒来,孤独。红色披风,红色兜帽,黑色脸庞,白色眼睛。这就是我,或者说,不会说话不能跳,只能发出几个音的我。

起身,没有回头看,我决定先去看看前面的沙丘上的飘带。于是飘带成了我的围巾,围巾上的奇怪符咒给了我借风飞翔的能力,可是一旦符咒用完,我又成了只能靠双脚丈量土地的人。

远方有座山,山顶耀眼的光芒时刻提醒着,对于一个失去记忆的我,也许那里有一切的答案。伴随着满目黄沙与呼啸的热风,我的旅途,开始了。

独自旅行远比想象中艰难,尤其是在荒无人烟的沙漠中,走不到尽头的路与怎么看都差不多的沙丘,让人心生恐惧。可是我也没有其他地方能去,也就顺着风的方向,一路朝山顶进发。

一路上用音符激活写满咒文的飘带,废弃的城市似乎已经安息千年,人类恐怕难以不朽,但至少我们的作品,有些能持续更长一点点的时间。

站在破壁残垣上,我看到了远方另一个红点,原来我并不是孤独一人,那怕他也是和我一样不会说话的陌生人,但至少他能发出的音符,和我不太一样。

借着风势,我们在沙漠上滑行飞行,夕阳照射下的沙丘,美得不像人间。结伴而行的好处很多,时不时互相喊着音符,分头开启不同的机关,最重要的,只要我们靠在一起,围巾的符咒就会慢慢恢复。也就是说,只要我们一起走,就不用担心飞不起来。

穿过沙漠,游过大海,就迎来了冬天。冰天雪地冷得不像话,我们却依然只有红色披风,红色兜帽。

寒风让我们无法前行,就靠着纪念碑躲过势头最甚的时段。暴风雪遮蔽了我们的双眼,就靠着彼此的音符来寻找对方。很难想象没有了语言的辅助,人与人之间居然可以用这么简单的方式来进行沟通,甚至说,从语言的桎梏中解放出来的我们,心与心的距离,反而更近了。

多少次想要放弃,可是一想到他就只能自己面对前面的未知,我也只好强打精神,为了山顶再多走几步。

越来越冷,即使靠在一起也没办法恢复能量了,步伐越来越慢,他在我前面倒下,我看着他,什么也做不了,只能倒下。

一切结束了吗?再次醒来,我们好像来到了春天,肆无忌惮的飞翔穿梭,离山顶也越来越近了。

当我掉队因为再也看不到他的时候,总能听到远方他的音符,他在等我。所以能一起走完山顶前的最后一段路,虽然峡谷也没有什么好看的,还是觉得很欢喜。

到了山顶,什么也没发生,也许不愿意停下脚步,只因为山就在那里。

第一次通关《Journey》,我的心情是复杂的,作为一款成名已久的以艺术风格著称的游戏,直到今天才体验,实在不能不说是一种遗憾。

极简的游戏设计很容易就让人完全沉浸其中,没有复杂的操作,没有道具装备台词任务,终于能抛开所有的预设,不带任何假定去走完这趟旅程。

而碰到的陌生人,在我看来是这个游戏最成功的地方。因为彼此都只能发出几个音阶,交流起来可以说是毫无技术含量。可是就是这种类似我们听鸟叫的沟通,才给人惊喜,因为我发现,看起来根本不可能的沟通,竟然如此浑然天成。无论是等我等你还是到这里去那里,真的有种直接通过脑电波交流的感觉。没有语言,也就没有谎言;目标都是山顶,也就没有欺骗与怀疑。

当我流连忘返于壮观美景而和陌生人失散之后,游戏一开始的孤独感又聚拢了起来。可是当我走到出口的时候,远远看见陌生人在喊着音阶等我,真的很想摔手柄,因为我居然没办法认识这个陌生人,甚至也不知道他是谁。但也许这也就是最好的羁绊,毕竟没有人知道,自己错过了什么。

很难用言语来形容与不认识的旅人一起度过艰难险阻最后登上山顶的心情。有相遇就有分别,哪怕只能一起走一段旅程,也是令人难忘的记忆。游戏前期场景开阔,大家各玩各的自由飞翔,到了后期冰天雪地有些压抑,两个人就会不自觉得靠在一起,一起躲避敌人,一起对抗暴风雪。

到达山顶之后就可以开始下一段新的旅程了,也许下一次我要独自面对困境,也许下一次又会有意外的相逢,也许下一次会和陌生人渐行渐远,也许还会像这次一样一起走到终点。

很久没有被一款游戏如此打动,也许我们都像风之旅人一样:不愿意停下脚步,只因为山就在那里。


评论(5)

热度(13)

©小土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