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土刀

新博客地址 -> wdxtub.com

【看见】坐标系

看完之后久久不能平复,很难想象这么平和的文字背后竟然蕴含着这么大的力量,可能这就是那种“笨重的锋利”吧。我都已经不记得上一次看书看哭是什么时候了,但是在涓涓细流地叙述中,画面慢慢展开,眼泪就不自觉流下来。这本书里你能看到柴静十年来的成长过程,她是怎样一步步从当年青涩文艺的湖南台时代走到现在的看见时代。更重要的是她并没有以一个说教的角色出现,而是像聊天一样跟你分享,分享她的经历和思考,分享她的反思和感悟。


书中最常提到的几个人是陈虻、老郝和老范,陈虻可以算得上是她的导师,而后面两个则是她的战友。这篇日志之所以叫坐标系,也就是因为陈虻。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陈虻是一直站在更高的台阶上看着柴静的,他一直在用自己的方式影响着柴静。在这里我贴出坐标系这段话的书摘,大家都可以思考一下:“你有自己认识事物的坐标系吗?”

进央视第一天陈虻问我:“你从湖南卫视来,你怎么看它现在这么火?” 

我胡说八道了一气。 

陈虻指指桌上:“这是什么?” 

“……烟?” 

“我把它放在一个医学家面前,我说请你给我写三千字。他说行,你等着吧,他肯定写尼古丁含量,几支烟的焦油就可以毒死一只小老鼠,吸烟者的肺癌发病率是不吸烟者的多少倍。还是这盒烟,我把他拿给一个搞美术设计的人,我说,哥们请你写三千字。那哥们会给你写这个设计的颜色,把它的民族化的特点、它的标识写出来。我给一个经济学家,他告诉你,烟草是国家税收的大户,如果全不吸烟的话,影响经济向哪儿发展。”他看着我,“我现在把烟给你,请你写三千字,你就会问:‘写什么呀?’”

 后来我知道,他经常拍出那盒烟当道具震慑新人。但是,他最后说的一句话十年后仍然拷问我。 “你有自己认识事物的坐标系吗?”

看到这句话真的有种醍醐灌顶的感觉,我不禁问自己,给我一个身边的事物,我认识它的坐标系是什么。非常遗憾的是我找不到自己的坐标系,之前所认定的独立思考其实只不过是在别人的坐标系上找了几个点而已,我并没有自己的坐标系。

这才发现独立思考其实并不是一件易事,很多人那不叫独立思考,叫中二病。独立思考最重要的是你要有自己认识事物的坐标系,然后你根据自己的坐标系来进行判断思考,这才叫独立思考,而自己的坐标系怎么来,通过不断的学习和思考,有了自己的知识框架和对世界的理解,那么才是有了自己的坐标系。我想今后我要不断的问自己,只要有一天我觉得自己还没有坐标系,我就要努力下去。

看了若干个采访的经历,我忽然意识到,我们的读者有一个习惯,就是只看标题,不看内容。这也就能说明为什么标题党盛行,而书名也越来越哗众取宠。

人们看完标题之后已经本地地给事件或者人划分了好坏。报道若是和他们一致,那就是有正义感,若是不一致,则一定是收了黑钱替坏人说话。他们不关心到底发生了什么,他们只是想要宣泄,想要站个队伍立个牌坊。我觉得现在大家对于人性的关注已经降至谷底,来一个新闻,贴一个标签,大家都已经不再关注人性了,那么还拿什么去争取人权呢?

我们究竟“看见”了什么,是真实的世界还是脑中的幻象,我不知道。

很多时候我们常常觉得自己被限制了不能表达思想,但其实我们真的有思想么?看了标题就先入为主,扯几个所谓的敏感词不叫表达思想,叫发泄情绪。什么时候我么能认认真真读一次相关材料,自己思考一下前因后果,斟酌一下字词句式,那时候才能说是表达思想。

这本书里有特别多值得细细回味的句子,我在这里摘录出来跟大家分享一下:

你关心的都是自己,你得忘掉自己。当一个人关心别人的时候,才会忘记自己。

你问一个问题的时候,你期待答案么?你要不期待,你就别问了。

人们声称的最美好的岁月其实都是最痛苦的,只是事后回忆起来的时候才那么幸福。

人总是要分开的,但有的东西永远在的。

对人的认识有多深,呈现才有多深。

我从来没想过一个节目会以无解来结尾,一直到我明白真实的世界即是可能如此。

陈虻有一次跟我讲,日本横纲级的相扑选手,上台的时候,两人不交手,就拿眼睛互相瞪,据说胜败在那时候就决定了。两刃不相交,就靠意志。

风动,树梢动,月光动,你别动,就会看到端倪。

我隐隐有个感觉,为了一个目的——哪怕是一个正义的目的,就像车轮一样狠狠辗过人的心,也是另一种戾气。

生和死,苦难和苍老,都蕴涵在每一个人的体内,总有一天我们会与之遭逢。我们终将浑然难分,像水溶于水中。

王小波说过,你在家里,在单位,在认识的人面前,你被当成一个人看,你被尊重,但在一个没人认识你的地方,你可能会被当成东西对待。我想在任何地方都被当成人,不是东西,这就是尊严。

在没有过去和未来的地方,爱活不下来,只有性。

“安全套对国人来说意味着性而不是安全。”公开同性恋身份的北京电影学院老师崔子恩说。

我问张北川:“我们的社会为什么不接纳同性恋者?” 他说:“因为我们的性文化里,把生育当作性的目的,把无知当纯洁,把愚昧当德行,把偏见当原则。”

人是一样的,对幸福的愿望一样,对自身完整的需要一样,只是她生在这儿,这么活着,我来到那儿,那么活着,都是偶然。万物流变,千百万年,谁都是一小粒,嵌在世界的秩序当中,采访是什么?采访是生命间的往来,认识自己越深,认识他人越深,反之亦然。

你们说要争自由,自由是针对外面束缚而言的,独立是你们自己的事,给你自由而不独立,仍是奴隶。独立要不盲从,不受欺骗,不依赖门户,不依赖别人,这就是独立的精神。

人们围拢的时候,表达的很可能只是一种情绪。

“痛苦是财富,这话是扯淡。姑娘,痛苦就是痛苦,”他说,“对痛苦的思考才是财富。”

电视节目习惯把一个人塑造为好人,另一个是坏人,实际上这个世界上没有好人和坏人,只有做了好事的人,和做了坏事的人。

准确是这一工种最重要的手艺,而自我感动、感动先行是准确最大的敌人,真相常流失于涕泪交加中。

嘲笑、轻蔑、愤怒、报复……这些情绪,都与恨有关或者含有因恨而起的成分,不能成为善。

什么是真实?真实是很丰富的,需要有强大的能力才能看到,光从恶中看到真实是很单一的,人能从洁白里拷打出罪恶,也能从罪恶中拷打出洁白。

将来有一天你爱上一个人,她也爱上你,从她看你的眼神里流露出来的,就是真正的洁白。

真相往往就在于毫末之间,把一杯水从桌上端到嘴边并不吃力,把它准确地移动一毫米却要花更长时间和更多气力,精确是一件笨重的事。

宽容不是道德,而是认识。唯有深刻地认识事物,才能对人和世界的复杂性有了解和体谅,才有不轻易责难和赞美的思维习惯。

真实自有万钧之力。

梵高对他弟弟说过:“没有什么是不朽的,包括艺术本身。唯一不朽的,是艺术所传递出来的对人和世界的理解。

你的主题要蕴涵在结构里,不要蕴涵在只言片语里,要追求整个结构的力量。

我最害怕的是崇拜者,因为崇拜基于的往往是幻想。崇拜最终的结果也只能是失望。

把希望放在别人的身上是虚拟的,所以无用。如果自己不去做,那就不会有希望。

教育,是人与人之间,也是自己与自己之间发生的事,它永不停止,“就像一棵树摇动另一棵树,一朵云触碰另一朵云,一个灵魂唤醒另一个灵魂,只要这样的传递和唤醒不停止,我们就不会告别卢安克

王开岭是我的同事,他说过:“把一个人送回到他的生活位置和肇事起点,才能了解和理解,只有不把这个人孤立和开除出去,才能看清这个事件对时代生活的意义。”

想说的实在很多,无奈表达的实在有限,大家看完之后,一定也会有不一样的感受的。

评论

热度(1)

  1. 喵醉了小新小土刀 转载了此文字
©小土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