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土刀

新博客地址 -> wdxtub.com

时差

最近我忽然意识到,所谓时差,固然是空间上的限制,但远没有想象中的差别那么大。换句话说,无非就是睡觉和起床的时间不同罢了。一个很有意思的比喻就是每个人都有一张可以沿东西方向自由扩展的床,假设我们在碰到清晨第一缕阳光的时候都会醒来,那么每个人的床摆的时区就不大一样了。而且睡着睡着床还会变化,有的往前面的时区跑,有的往后面的时区跑。更重要的是,身处不同地方的人,可以通过控制起床和睡觉时间把床摆在一起,有点怪异,但十分有趣。

规律的作息其实就是生活的节奏,这么说起来很轻巧,不过过日子远比从四二拍四三拍四四拍做选择要难一些。可是还是有些大概的经验公式的,想要圆舞曲,那就四三拍。开始意识到节奏本身时,就很容易在不同的事情上发现蛛丝马迹。

跑步的节奏帮助你轻松跑完不短的距离,还不会太辛苦,更不会受伤;学习的节奏帮助你顽强啃完不易的课程,强大的惯性让人不容易懈怠;唱歌的节奏嘛,不用多说,至少让你在调子上。

那么问题就来了,既然节奏这么重要,我们要去哪里找。从正面回答这个问题不大轻松,这种时候就可以搬出排除法了。

第一个需要排除的就是纠结。纠结往往与拖延联系在一起,而词频统计里和拖延关系最紧密的是完美主义以及脆弱。纠结,是因为有选择,从中午吃什么到等下做什么,几乎每时每刻都在做选择。假设所有的选择都只有两个分支,那么我们下意识就得到一个结论:一条路一定比另一条路好。一旦陷入了这种思维模式,肯定会害怕选到不好的那条路,继而通向所谓的坏结局;而想要选好的那条路,赢在起跑线就赢在了终点线。

相信到现在聪明人一定已经看出了问题所在,这种思维方式无形之中假定了这样一个事实:最初的选择决定了最终的结果,那么推广开来,假如我们破解了基因的秘密,是不是直接一出生就可以抹杀掉那些不那么“优良”的婴儿呢?

恐怕不行。不可否认不同的选择有一定的差异,但是这种差异是否真的大到永远无法扭转?并不是。什么是无法扭转的?陷入这种思维方式无法自拔的人,慢慢就陷入流沙中。

人类的天性害怕未知,这是从远古时代继承下来的自我保护机制。选到好的路,倘若成功,肯定归功于当初的选择,如果失败,一定能用“当初不选这个死得更快”来安慰自己。选到坏的路,一旦失败,肯定这么说“都是之前没选好,一失足成千古恨啊”。

奇怪的是,我们喜欢看逆转和翻盘,其实不就是一开始选择了“不好的路”但是通过顽强和坚持最后拿下胜利么?更奇怪的是,我们就是站在远处看着,却不相信自己有这样的能力。

纠结来纠结去,一直站在原地观望,结果蜂拥而上的人群把桥踩断了,就无路可走了。不过这其实也不要紧,吃一堑长一智,挫折教育嘛,怕就怕吃了太多堑,太胖迈不开步子了。

最近在重读《把时间当做朋友》,之前并未多加留意的一句话,这次反而让我最为在意:

尽情地欢乐,平静的痛苦。


写到这儿,忽然意识到不是应该写时差么,算了不要在意这些细节,懂的人会懂的。

评论(6)

热度(15)

©小土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