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土刀

新博客地址 -> wdxtub.com

【乳房的历史】盘蛇女神

好久没写书评,忽然动笔写,竟也有些生疏了。这本书最先是在图书馆无意中看到,忐忑地借走,在书架上沉寂了一个多月,直到邮件提醒要还书了,这才花了两个晚上看完。总体来说不过不失,前半部分用足了力导致后面有种强弩之末的感觉。出版这样一本书,为了不引发两性的大乱斗,观点的“政治正确”是很重要的,尤其是后半部分,总有种看政治书的感觉。


乳房作为女性身体的象征,自古以来,便有“好乳房”与“坏乳房”不同形象。例如夏娃既是众生之母,也是妖妇的原型。当“好乳房”的形象占优时,重点都放在它的哺育功能,甚至成为宗教灵性与政治养分的来源。当“坏乳房”的形象当道时,乳房成为诱惑与侵略的象征。

对女人而言,“好”乳房与“坏”乳房的对立,并不是男人经常描绘的母亲、圣女与荡妇、妓女的对抗;也不是精神分析学派所说的,孩童经验世界里哺育的“好”乳房与排拒的“坏”乳房相互对抗。对女人而言,乳房显然象征了 Eros 与 Thanatos 的紧张斗争,是生与死的殊死战场。

这样的战场有些时候看起来更像拔河,远古时代里,乳房一度是神圣的象征,基督教艺术却暗示“少了乳房”更接近神圣;原本只代表着母子联系的乳房,之后被赋予了各种各样的角色:家庭、政治、心理、商业数不胜数。比较有趣的是不同时期人们对于乳房的不同偏好:

中世纪的画家与诗人偏好小而高挺的乳房,乳房之下是宛若怀孕的肥硕大腹,文艺复兴巅峰时期,意大利人偏好胸膛宽阔、臀部丰满与大腿肥壮的女性。伊丽莎白时期的英国人则不太在乎女人乳房的大小,反而比较关心它们的口感,喜欢用苹果、奶油、牛奶与缤纷花园来形容乳房。

文艺复兴时期,人们极端迷恋年轻的肌肤、畏惧肉体松垮,从高耸的乳房到布袋般松垮的垂奶,标志着妓女的色衰爱迟、人生起落。这个时期,女人的乳房可以分成两类,一类是供男人欣赏、坚挺圆小的“上流社会乳房”;另一类是巨大泌乳、哺育小孩的“下层社会乳房”。

莎士比亚时代的新柏拉图主义强调女人要德貌兼备,美德之一包括拒绝满足男人的欲望,尽管她的眼睛、嘴唇、酥胸激起了男人的欲望,她的角色却是带领男人穿越色相,认识她的灵魂之美

文艺复兴后期起,男人越来越喜欢大胸脯女人,中世纪末期崇尚青春小乳房的风潮逐渐退去。

法国大革命时期的自由女神像刻意裸露乳房,以鼓舞人们的政治激情。即使新共和如此借重女性的乳房,现实里,女性却被排挤在公共领域之外。新法律给予少数宗教信仰者甚至解放奴隶公民权,女人却仍不是公民。

一直到20世纪末,女人才开始夺回乳房的性政治解释权。可是之后兴起的女权主义,则有些矫枉过正了。那天在非诚勿扰上看到一个女嘉宾的自我介绍就是女权主义者,感觉这个词成为了女性宣告世人独立和酷炫的标签,真有些叶公好龙的意思。

这本书是外国人写的,所以对于东方文化中的乳房只字未提,这不得不说是很大的遗憾。不知道有没有缘分,看看东方的乳房历史。

评论(3)

热度(28)

  1. 木拙一小土刀 转载了此文字
©小土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