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土刀

新博客地址 -> wdxtub.com

【失乐园】花下新鬼

提到失乐园,我的第一印象是濮存昕和艾滋病,以至于我看书的时候还一直纳闷,要怎么样把艾滋病加入到婚外情当中,最后发现原来这俩一点关系都没有。前几天渡边淳一去世,似乎也没有引起大家的关注,我还以为他很火呢。很多很多年前看过他的两本书《情欲课》和《男人这东西》,因为太小了,都看不懂。无奈的是这本能看懂了,却也办法真正理解。


在豆瓣上看书评,发现有一段特别有意思,来自桃花石上书生的八宝齐的前世今生:

在我的过去、现在和过去的过去,我曾经三次遭遇渡边淳一的小说。这三本小说分别是《失乐园》、《樱花树下》和《泡沫》。主要内容分别是婚外情、婚外情和婚外情。男主人公分别是“已婚但与妻子早就没感情的中年编辑”、“已婚但与妻子早就没感情的中年出版社长”和“已婚但与妻子早就没感情的中年作家”。女主人公分别是“清纯又冶艳的少妇”、“清纯又冶艳的母女俩”和“清纯又冶艳的少妇”。结局分别是“男女一起做爱死”、“女的死了一个”和“男女想死但没死”。

所以我想了想书评要怎么写,最后决定,就缩写一下,让没时间看这本书但又有些好奇的朋友们,能感受一下吧。

故事的主角是久木和凛子,久木原来是部长,而凛子似乎是全职在家,业余爱好书法。他们也就是在某次书法活动上认识,然后一发不可收拾的。用凛子的话说就是:

"开始见你那么稳重,那么有绅士风度,我就放松了警惕,没想到突然把我带到饭店里去了。"

"那次,吃饭的时候,你往盘子里一气撒了好多盐,我就有点担心了,后来跟着你去了房间,又突然袭击了我。"

"对了,你是有点儿无赖。一瞬间就把我给占有了,再也逃不脱了。" 

"那些流氓一般用麻药的,而你不用麻药,用肉体来俘虏人,太可恨了。"

一直以来看得出久木心中有严重的自卑,因为自觉比不上凛子的丈夫,像女人一样没有安全感要一次一次听凛子确定才好一些。

恋情早晚要到达一个顶点。从最初的相识到相互爱慕,再发展到难以克制而肉体结合,这一过程是那么一帆风顺,恋人们自己往往无所察觉,烈火般燃烧的恋情使他们忘却了这世间的种种不如意。然而就在情爱逐步升级达到顶峰的一瞬间,他们突然发现前方出现了一条峡谷而裹足不前了。当两人沉浸在快乐之中,以为这就是性爱的伊甸园时,才意识到前面是杂草丛生的荒野,他们需要冷静加以面对了。现在的久木和凛于经过了顺风满帆的时期,走到了一个顶点,能否越过这个关卡,就要取决于他们的爱情了。

最初的时候,凛子是非常放不开的,可以说是久木一点一点开发出了她对性的渴求。

对于男人来说,没有比眼看着最心爱的女人逐渐体味到了性的愉悦,更快乐、自豪的了。原来像坚硬的蓓蕾一样未开发的身体,渐渐松弛、柔软起来,最终开出了大朵的鲜花,绽放飘香了。男人能在女人开花成熟的过程中起到催化的作用,证明了自己的身影已深深植入了女人的心,就会感受到某种生命意义上的满足。现在凛子就直言这都是你的功劳,正是你久木这个男人开发出了自己沉眠未醒的快感。她的诉说明明白白地表明了,迄今为止不懂得什么是真正的快乐,换句话说,和丈夫之间从没有过这样快乐的感受。

接下来,是他们的第一次升华,或者你也可以理解为堕落,那是在一场表演之后,在皎洁的月光下:

不知是久木的命令起了作用,还是清澈如洗的月色卸掉了凛子的抵抗力,她头一次这么温顺,倒使久木有些不习惯,他接下去把浴衣全部掀开了。顿时,女人完全裸露在月光之下了。凛子的皮肤本来就很白,月光下更显得白皙,只留下一处阴翳。宛如一具白蜡雕塑。

之后凛子的父亲去世,白天葬礼,晚上却在久木的坚持下,凛子沦陷在无尽的孤独与堕落中。这样在她心中如此玷污神圣的事情仿佛是捅破了窗户纸,这是第二次升华(堕落),之后他们俩就像加速的列车,与社会的普遍价值观渐行渐远。

守灵之夜,女人穿着丧服接受了男人,在这无比难堪而羞耻的结合之后,再没有什么可以让他们不敢为的了

之后提到了阿部定事件。当时在东京中野区开料理店的石田吉藏,被住在该店的女招待阿部定勒死,并被割去了阴茎,这宗前所未闻的奇案轰动了当时的社会。透过这一温和的判决,看得出法官并没有把这个事件看做一般的杀人案,而认为是爱的极致所导致的情杀,或是爱得过头引起的疯狂。这似乎也预示着故事的走向——爱到了顶点,闪耀、幻灭。

春天和凛子发生关系后,就像正负电极相吸,好比久旱逢甘雨,一发而不可收拾,两人简直如胶似漆,难舍难分。这一年是久木一生中最热情奔放的一年,被遗忘的青春仿佛又复苏了。

"这是今年的初会。" 久木在凛子耳边低语着。"你知道把这叫做什么吗?" "叫做姬始。" 各自都有家庭,却在新年之始和别人结合,两人既有罪恶感,其中也夹杂着背叛的快感。

凛子其实每次事后都会有无尽的懊悔,可是就像沙滩上的城墙,快感的巨浪袭来,什么都不剩下。

凛子并非不具有理智和冷静,然而一到实际中却不能自控。心里明知不应该,仍旧屈服于身体的诱惑,究其原因,一种可能是自我反省的能力不足,或者是由于性的愉悦具有压倒一切的无穷魅力。

明了一切,而自甘堕落的女性眼里,有一个快乐的花园。只有她才知道那些讲求理智的人们所不了解的,令人眼花镣乱的快悦。这么一想,她便自豪起来,觉得自己是个百里挑一的性的佼佼者。世间所有的胜败争斗,最痛苦的并不是失败之际,而是承认失败之时。现在凛子已知道了身不由己这个道理,一旦承认了它,便无所顾忌了,飘飘然飞向空中那愉悦的花园去了。一旦体验到快乐的刺激,就不会满足于此,又想寻求新的刺激。

随着性爱愈发浓烈,他们俩也越来越离不开彼此,或者说,也只有彼此了,因为两个抛弃家庭的人,注定是不会被大众接受的,尤其是他们已经不满足于偶尔幽会,直接租了房子,有模有样过过起了夫妻生活。

终于,一切到了摊牌的地步。久木和凛子各自和家庭决裂了,久木辞了工作,于是这个世界,对他们来说,就只剩彼此了。他们所要做的就是像亚当和夏娃那样,恣意挥洒情欲。

凛子确实变了。她原来在性的方面并不是这么贪婪的女人,对性缺乏兴趣,冷漠、纯洁得令人难以置信。是久木使这样的女人像花朵一样盛开,引她进入了性的乐园。凛子半带羞涩,半带懊侮地责怪过他,对此久木是完全乐于承受的。反观自己的内心,发现自己在不知不觉中受到了凛子的巨大影响。在性的方面,久木引导凛子觉醒,同时自己也深深地沉溺其中了。教授对方的途中,被其魅力所吸引,现在已到了无法回头的境地了。

有的恋人一年左右就互相厌倦而分手,而他们不但没分手,感情还越来越深,双双落入了一个找不到出口的恋爱地狱中去了。最大的理由是,两个人共同走入了深不见底的性爱世界之中了。不言而喻,这是认识凛子之后才能到达的世界,其它的女人包括妻子都没能到达这个深渊。 凛子也是同样,认识了久木男人才第一次进入了眼花缭乱的性的世界。凛子的魅力之一就是表里完全不同。以前见过凛子的男人,都以为她是位高雅矜持的,对性不关心的古板的女性,实际上完全相反,表面一本正经,端庄文雅的凛子,一旦进入了情爱的世界,就立刻变得难以置信的淫荡,这样的女人最能煽动男人的好奇心。

故事到这里已经很明确了,两个人都已经在不归路上走了太远,唯一的悬念就是如何终结了。

久木非常明白凛子此刻的心情。一个男人喜欢上一个女人,要是喜欢得发疯,就只有把她杀了。让她活着的话,说不定她什么时候会爱上别的男人。不能容忍女人出去放浪,要使她永远呆在自己身边,就只有杀了她才是最好的选择。同样,女人要想把一个男人据为己有的话,也只有把那个男人从世上抹掉了。"爱情真是件可怕的事。"凛子似乎刚刚意识到这一点。"喜欢上某个人,就想完全占有对方。可是无论同居还是结婚,都不大容易达到这个目的吧?" "是的,活着的话随时都可能背叛的。为了使这一切都不发生,把人杀死是最保险的。" "这么说爱来爱去,最后结局就是毁灭吗?" 凛子发觉爱情这个很好听的字眼,其实是极端自私的,暗含着毁灭这种剧毒的东西。

最后的终结是这样的:

决定了和凛子一起踏上死亡之旅的时候,久木觉得如同冲破了一面巨大的屏障。死虽然可怕,但就像一次出门旅行,这个世上的芸芸众生,早晚都要走上死的旅途,自己不过是希望和最心爱的人,以最美的形式去旅行罢了。凛子说两人抱在一起死就不害怕,而且是在达到快乐顶峰的一瞬间结束生命。两人没有体验过死,然而一想到在全身充分满足的时候,互相搂抱着停止呼吸就不觉得可怕了。

活着的人,尽管可以选择死,但连死后的样子也要选择的话,就是一种奢望了。而凛子所追求的死,是最最奢侈而任性的。她想要互相紧紧拥抱着,甚至连男人和女人的性器官都接合在一起那样去死。

每天早上,久木一睁眼发现凛子在身旁,就凑近她爱抚起来,直到她多次达到了满足后,接着又睡;中午醒来又开始亲热;晚上天刚一黑,就迫不及待地搂到了一起。如此不分昼夜的男欢女爱,在外人看来,简直是不知羞耻的色情狂。

他们成功了,在顶点发出了最耀眼的光芒,然后像烟花一样,融入了无尽的黑暗中。

仰望二月月圆时,宁愿花下成新鬼。我们眼中的地狱,也许是他们心中的天堂吧。

评论(11)

热度(94)

  1. 嘴角梨涡浅浅笑小土刀 转载了此文字
  2. 换了人间小土刀 转载了此文字
    无非是《花与蛇》的文字版吧。想找个风和日丽的午后去书店把渡边的书翻一翻,忽然想起《指匠情挑》里的情节
©小土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