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土刀

新博客地址 -> wdxtub.com

【被劫持的私生活】啊!我的三观!

如果说看《天才在左疯子在右》,是在有意识的情况下被洗脑,那么这本书,则是全程高能,像把iPhone刷成Windows98一样,重新定义三观,所以原本就对婚姻爱情什么的有些怀疑的千万别往下看了,我很认真的。


于是问题就来了,要怎么样为一本颠覆自己三观的书写书评呢,我仔细斟酌了两天,决定不能我一个人瞎,大家好才是真的好。系好安全带了吗,好了?走你!

  • 巫术与科学

巫术一直是非常神秘的一个话题,在天才疯子那本书里也有提及,至于为什么会被官方禁止,这个问题我倒是从没想过,不过这里给出了答案:

巫术或称迷信,之所以造成危害并被官方所严惩,原因在于它以鬼神的主人自居。官方不管和尚,是因为他以鬼神的仆人自居。从客观上说,巫术与科学二者的区别在于方法论。科学,是以推理和归纳为手段的;而巫术,却是以模拟和接触为原理的。

  • 巫师与祭司

这又是两个我一直没弄清楚的概念,不过现在我终于弄明白了。在氏族和部落的生产力提高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就不必所有人都去打猎了,这时候某个人宣称,他具有控制天气、驱除瘟疫、在战争中获取神灵的保佑等等才能之后,他就不用再干活儿了。更为重要的是,他还可以吃最好的食物、穿最好的衣服、住最好的房子、宣布任何一个他喜欢的女人为他的"塔铺"。

可是高福利随之而来的是高风险,比方说大旱求雨,或者瘟疫流行的时候,巫师就成了众矢之的——我们平日里供你吃供你喝给你最好的房子最好的妹子,关键时刻你就给我们看这个,行了不用说了,鬼神生气了,你就是祭品。

这个循环似乎成了巫师的宿命,看天吃饭不靠谱,于是就有聪明人想了这样的主意:神灵是无法控制的。凡人所能做的,只是取悦神灵,而非命令神灵。在把决定权上交给神祇之后,巫师们摇身一变而成为祭司。他们的职能,也由对鬼神发号施令而改为取悦神祇。他们的特权一点儿也没减少,风险却大大地降低了。区别就很明显了,巫师以鬼神的主人自居,祭司则以仆人的身份祀奉。

从此,人类灵魂的困惑,得到了慰藉;他们精神的重轭,有了寄存的地方。但这是需要付出代价的:在鬼神面前,人类从主人堕落成为奴仆。对于未知的领域,他们不再感到好奇。取而代之的,是深深的敬畏和恐惧。 

  • 母系社会与群交

在讲这个大尺度话题之前,我们先看个故事:

有一次,宙斯、波塞冬和赫耳墨斯三位神祇漫游凡间,在底比斯遇到了老迈的海尔瑞斯。老人虽然一贫如洗,还是十分热情地招待了三位神祇。作为感谢,神祇们决定满足他的一个愿望。老人提出要一个儿子,于是,三位神祇找来一张生牛皮,一起把各自的精液射在上面,包好后埋在地里。9个月后,从地里跳出一个男孩儿,这,就是全希腊力量最大的俄里翁。

由这个故事,我们可以推知,古代人不懂得什么减数分裂,只知道"人多力量大"。他们认为,由几个父亲通力合作产生的后代,一定会优于某个男人单干的结果。 

在古巴比伦,氏族中最受人尊敬的,是最淫荡而非生孩子最多的女子。这其中的原因,是意味深长的。淫荡的女子,能为氏族吸引来更多的男人,从而壮大本氏族的力量。更可能的原因是--根据顺势巫术的原理--淫荡比多产更具有让农作物增产的法力。当时的社会普遍相信,几个男人一块儿同一个女人性交,会生出比一个男人单干更优秀的孩子;当时的社会还相信,一个女人性伴的数目越多,她对于全氏族粮食增产的贡献就越大。这样的巫术观念对全社会的性行为将会产生怎样的影响,是可想而知的。 

母系社会的时候,人们的巫术和宗教观念,都是鼓励群交的。

  • 父系社会的转变

在母系氏族社会中,同一氏族的人们追溯出一个共同的女性祖先,这是绝不会有错的。而在父系氏族社会中,一个共同的男性祖先,却只是一个不怎么靠得住的推论。要想让这个推论成立,自己的女人一定得贞洁才行。得势的男人们之所以对祭祖有着异乎寻常的热情,除了有点儿心虚之外,还有另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男人们要通过这样的仪式,来加强同一氏族之内各成员的团结和认同感--这是在战争中获胜所不可或缺的因素。

而如果现在还鼓励群交的话,不仅会涣散士气瓦解团结,更会导致组织的崩溃。于是在加强生殖器崇拜的同时,群交也被严厉禁止了。男人们在不断向自己的生殖器表达敬意的同时,却以种种堂而皇之的理由对早先习惯了性自由的女性们加以苛刻的限制。这一切,无疑加速了两性间不平等地位的产生。 

  • 中西方的差别

正如李银河在她的《中国人的性爱与婚姻》一书中所说的那样:"中国是一个耻感的社会,而西方则是一个罪感的社会。"道德和宗教这两个东西,西方人选了宗教,中国人则选了道德。假设有一个男人向一位少妇求欢,如果这是位春心荡漾的中国少妇,她会一边挣扎着一边说:"让别人看见怎么办?!"而如果这位少妇是个西方人,她会一边挣扎着一边说:"噢,不!上帝会惩罚我们的!" 

这就是中西方的差别所在。在中国人的心中,最怕的是被别人耻笑,神鬼之类的倒无关要紧。中国人宗教精神的缺乏,要从历史上去找原因:自唐以后,朝廷开科举。从此以后,中国的知识分子们便分成了两类--已经中举的,和明年有希望中举的。这么一来,中国知识分子便只能在对先秦诸子和晋朝"竹林七贤"的缅怀中,依稀遥望先辈们独立人格的影子。至于他们自己,只有两种选择:得意的时候便做儒家、做统治阶级的宠妇--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失意的时候便做道家、做统治阶级的弃妇--独坐幽篁里,弹琴复长啸--躲得不远,嗓门却不小。

  • 一夫一妻与道德

人们已经习惯于把一夫一妻制当成一种天经地义的东西来看待,并一本正经地在各种版本的神谕中为这一制度找出依据。岂不知,这不过是先打枪、后画靶子的伎俩,用于自欺和欺人。我们先是有了这古怪的婚制,之后,才有了这些古怪的神明。

从这一部分开始,三观开始左摇右摆了。

一夫一妻制是男人出于经济目的建立起来的制度,而他们用于压迫女性最有力的也是经济手段。那么经济条件最好的和经济条件最差的人,就是最不在乎性道德的人。关于前者,我们已经知道得够多了;而关于后者,可以19世纪资本主义初期的英国为例--那是人类有史以来最像地狱的地方:狭小的厂房内塞入尽可能多的男女工人,彼此间除了传染死亡率高达72%的结核病之外,还毫无羞耻地滥交。缝纫女工每周工作7天,每天18个小时。下班回到不足15平方米的家中之后,立即倒在大床上,像石头掉进水里一样沉睡过去。大床上,还挤着父母和兄弟。屋角放着一张单人床,那是出租给单身的房客赚几个便士贴补家用的。有一位不到20岁的缝纫女工,在"未曾感觉到与人性交过"的情况下怀了孕。一位议员想知道孩子的父亲是谁。是她的父亲、兄弟,还是那个房客?睡眼惺忪的女工回答道:"这有什么区别吗,先生?"

道德观也被刷新了:

本属于大多数人意见的道德,如今却被少数人别有用心地反复言说,被灌输的对象自然是那些一声不吭的大多数。纵观人类历史,情况也确实如此:特权阶级和最贫困的下层总是热衷于谈论道德这个话题,然而,他们自身的操守,却是整个社会中最差的。更糟的是,这两种人还把道德的品质给弄坏了:前者,让道德充满了伪善;后者,又让道德多了一分损人不利己的残忍。 

我开始怀疑什么是道德了,例如从前的三从四德,还有类似的各种习俗,是不是都是冠冕堂皇的工具呢?

进入文明社会之后,道德观念再也不是大多数人的共同约定了。它其实是特权阶级对全社会资源的掠夺,并对这一掠夺加以有利的解释。以"利他"和"移情"这两个生物本能为基础建构起来的道德,被这两种人用语言反复表述之后,往往成了既不利于每个个体,也不利于整个群体的一种观念。少数特权阶级用不断说话的方式--这是他们诸多特权中最重要的一种特权--给其他人戴上了一副精神枷锁,以便独占利益。

单向度的语言--只有道德的声音才得以表达,违反道德的声音则被压制--一定会产生"道德过度"的结果。本来鞠个躬就足以让上司满意了,下级们争相邀宠的结果,使得下跪成为惯例,即是这个道理。然而过分而毫无必要的压抑,一定会造成反弹。纵观人类历史,道德水准就像个弹簧秤,总是在基准点处上下震荡--用罗素的话说--先是普遍的长期痛苦,继之以普遍的短暂放纵。

  • 爱情买卖

接下来的三个小历史片段绝对毁了我三观,大家感受一下:

很多时候,并不是每个男人都能娶到妻子的。当光棍们对你的老婆感兴趣的时候,为什么不拿她换点儿钱呢?迟至17世纪,英国手头紧的丈夫,会在妻子脑袋后面插一根草棍,然后把她带到集市上去拍卖。银货两讫之后,出价最高的家伙当场领走妻子。做丈夫的却还有一点儿小事要办:向市场管理部门交一笔小小的税款。 

中国人显然比英国人更会做生意:由卖改为租。宋朝的时候,浙江人喜欢把妻子、妾甚至女儿出租给附近寺庙里的和尚,谓之"贴夫";而岭南地区的丈夫们则更喜欢把老婆租给没有孩子的光棍,等老婆为别人生下孩子之后,租赁合同才算告一段落。

18世纪后期至19世纪初,巴黎到处都是"情人屋"--介绍你与别人妻子相识的专业机构。如果你在街上被某位妇女吸引,就去找一个情人屋,交一点"中介费"之后,告诉老板你的目标大概住在什么地方、长什么样子,剩下的事情不出一个星期就能全部办妥。 

  • 离婚与财产

东方西方的差异,在这一点又有鲜明的体现:

妇女的财产,表现在对自己嫁妆的支配权以及对丈夫遗产的继承权上。对于一个已婚妇女来说,通奸最大的风险就是婚姻破裂。而欧洲妻子和中国妻子离婚的难度是不同的。前者因为天主教禁止离婚的缘故,离婚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所以,通奸带来的离婚风险很小;而后者的婚姻并没有什么保障。即使丈夫很爱她,但只要婆婆不喜欢,她也多半会被赶回娘家。在中国,关于休妻有"七出三不去"的法律规定,"七出"分别为无子、淫佚、不事舅姑、口舌、盗窃、妒忌和恶疾;"三不去"的具体内容是:有所取无所归、与更三年丧,以及前贫贱后富贵。也就是说,曾经得过人家嫁妆而现在妻子娘家已经没有人可以投靠的、已经替公婆守过三年孝的、娶妻的时候很穷而升官发财之后想起闹离婚的,这三种情况都不得休妻--这大概就是中国妇女婚姻仅有的保护措施了。并且,"淫佚"之罪是不在"三不去"的保护之内的。

在欧洲,从罗马时期开始,妻子便有了对嫁妆的支配权。罗马帝国灭亡之后,妻子们的经济独立状态又进一步得到改善。这缘于两个因素,一是日耳曼民族和罗马民族同样认为,一个女儿即便出嫁之后,也仍然有继承娘家遗产的权力。日耳曼人认为妻子从娘家继承来的财产属于她的个人财产,丈夫无权处分;二是教会法--为了避免丈夫死后妻子陷入生活困难,天主教会规定,男女结合前必须划出一笔抚养寡妇的财产,这笔财产在婚姻存续期间不得克减,否则,任何婚姻契约均不得缔结。通过这个规定不难看出,在中国,丈夫将聘礼付给了妻子的父亲;而在欧洲,则是付给了妻子本人。

  • 最后一击

前方高能!

我们已经习惯了这样的一种观念,即:性生活、爱情和婚姻应该"三位一体"。也就是说,如果你爱一个女人,那你就应该娶她,然后,一辈子只和她一个人做爱。在人类430万年的历史中,一夫一妻制的时间只有6000年。而将爱情视为婚姻基础的这个念头,从产生到现在--不到200年!看来,令人惊愕的倒不是这个荒谬的念头何以会产生,而是它怎么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被奉为圭臬。

再来看看婚姻:这东西只存在了6000年。它之所以产生,是因为有了剩余财富,以及男人们想把这些财富传给自己亲骨肉的小心眼儿。可见现行的婚姻制度,其核心是孩子和财产。不是性,更不是什么爱情。 

6000年的时间里,男人给了女人两样东西:一副枷锁和对丧失这副枷锁的恐惧。当枷锁被打开之后,恐惧却阴魂不散。女人在恐惧中嗫嚅着:"我要一个丈夫,我要结婚。"就这样,她光荣地成为一名已婚妇女,通过从属于某个男人,得到了这个男权社会的认可和接纳。

对于进化心理学家们得出的关于"女人天生贞洁、天性喜爱家庭生活"的信誓旦旦的所谓结论,西蒙娜?德?波伏娃早有预见地事先就做好了回答:"女人不是天生的,女人是被造就的!" 

  • 结语

这本书后面还说了很多,例如爱情婚姻性的关系、圣女-娼妓综合症及其药方、女权主义的兴起、斯巴达的政治制度等等,这里就略去不表了。

虽然不知道到底是不是这样,但是听听看看,也挺有意思的,至少在面对看似约定俗成的东西时,能保有一份怀疑和思考,而不是自动自觉带上枷锁。

三观已毁,我匿了。

评论(13)

热度(48)

  1. lucifer环境光 转载了此文字
  2. 六榕路五桂桥四槐居小土刀 转载了此文字
    前方高能!!
  3. 环境光小土刀 转载了此文字
  4. 暴air小土刀 转载了此文字
©小土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