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土刀

新博客地址 -> wdxtub.com

【汪曾祺小说经典】诗与小说

说起汪曾祺,我读过的他的第一本书就是《我的老师沈从文》。提到沈从文,我却连《边城》也未曾看过;更有甚者,曾赠与朋友《汪曾祺精选集》,我却只看过《汪曾祺谈吃》,惭愧惭愧。这次终于有机会看看汪老的小说,发现当初确实没送错书,这才是中文应有的美。

都说汪曾祺的小说就是诗,起初我是不以为然的。小说是小说,讲的是故事;诗是诗,抒发的是情感,怎么能说小说就是诗呢?当我读到这一句时,才开始意识到,故事和情感本就是一体的,诗可以是小说,小说当然也可以是诗:

巧云十五岁,长成了一朵花。身材、脸盘都像妈。瓜子脸,一边有个很深的酒窝。眉毛黑如鸦翅,长入鬓角。眼角有点吊,是一双凤眼。睫毛很长,因此显得眼睛经常是眯缝着;忽然回头,睁得大大的,带点吃惊而专注的神情,好像听到远处有人叫她似的。

先押韵,辅以错落有致的小段话语,光是看就能感受到其中的节奏感,这种节奏竟也写出了巧云的性格,给我的感觉就是青春的昂扬的可爱的。这已经不是字里行间描写人物,结构本身就是描写,妙哉妙哉!

与他的老师沈从文反对用成语写景不同,汪曾祺则是主张适当用一些四字句的。

理由是:一,可以使文章有点中国味儿。二,经过锤炼的四字句往往比自然状态的口语更为简洁,更能传神。三,连用四字句,可以把句与句之间的连词、介词,甚至主语都省掉,把有转折、多层次的几件事贯在一起,造成一种明快流畅的节奏。

从这个角度再来分析描写巧云的那段话,则更是妙趣横生。字数在四个字左右,省略连词介词甚至主语,一口气一句话就串起了巧云这个人物,真切是明快流畅,这种明快流畅又强化了巧云的性格,妙极妙极!同样的技巧,在小锡匠身上更是仿佛行云流水:

这位十一子是老锡匠的一件心事。因为他太聪明,长得又太好看了,他长得挺拔四称,肩宽腰细,唇红齿白,浓眉大眼,头戴遮阳草帽,青鞋净袜,全身衣服整齐合体。天热的时候,敞开衣扣,露出扇面也似的胸脯,五寸宽的雪白的板带煞得很紧。走起路来,高抬脚,轻着地,麻溜利索。锡匠里出了这样一个一表人才,真是鸡窝里飞出了金凤凰。

这样看来,这本书不仅仅是一本小说精选集,更可以看做是经典写作教程,开篇先说技巧,然后用二三十篇小说把这些技巧展现得淋漓尽致。故事的编排,伏笔与照应,还有偏不点破的留白,若是仔细翻阅,都能在小说中找到答案。

《复仇》是非常意识流的,但是整体风格似曾相识,后来我意识到,这跟古龙给我的感觉是近似的,只是汪曾祺的故事更加写意,而古龙的写法更加潇洒,细腻与粗犷竟以这样的方式交汇,也颇有兴味。“水上的梦是漂浮的。山里的梦挣扎着飞出去。”梦醒后得到了什么?侠义、勇气、爱与宽容。

《翠子》则是留白得让我有些痛苦,很简单的故事,很单纯的情节,很普通的桥段,人内心丰富的情感却如同暗河一般,充盈着流淌着。很难去描述父亲、我以及翠子的感情。也许很多美好的事情都是这样,像温暖的空气包裹着你,正如翠子这两天像丢了魂,她的魂生了翅膀,把翅膀一抬,就被风吹到远远的地方去。

《受戒》是我非常喜欢的一篇,就连汪老自己也说,这一篇,像《边城》。没看过边城,但通过受戒,竟也能感受到那种淳朴热烈美好的感情。

小英子忽然把桨放下,走到船尾,趴在明子的耳朵旁边,小声地说:“我给你当老婆,你要不要?”明子眼睛鼓得大大的。

“你说话呀!”

明子说:“嗯。”

“什么叫‘嗯’呀!要不要,要不要?”

明子大声地说:“要!”

“你喊什么!”

明子小小声说:“要——!”

“快点划!”英子跳到中舱,两只桨飞快地划起来,划进了芦花荡。

我想你一定也感受到了。

《大淖记事》就是当仁不让我最喜欢的故事了,前些天看了言叶之庭,一直在想为什么我们写不出这样干净美好的故事呢。嘿,原来只是我孤陋寡闻,未曾发现罢了。

爱情在点滴中成长,“他们俩呢,只是很愿意在一处谈谈坐坐。都到岁数了,心里不是没有。只是像一片薄薄的云,飘过来,飘过去,下不成雨”。但是雨终究是要下的,就像那些深埋在心中的感情,想忘也忘不掉。

先是小锡匠救了巧云的命,后来巧云失身,最后小锡匠被打死。等等,小锡匠喝了尿碱汤,竟也起死回生了(打死的人,只有喝了从桶里刮出来的尿碱,才有救)。巧云竟也喝了一点,她自己知道,喝了汤,她自己也就活过来了。

巧云问他:“他们打你,你只要说不再进我家的门,就不打你了,你就不会吃这样大的苦了。你为什么不说?”

“你要我说么?”

“不要。”

“我知道你不要。”

“你值么?”

“我值。”

“十一子,你真好!我喜欢你!你快点好。”

“你亲我一下,我就好得快。”

“好,亲你!”

又是这样简单的对话,又是那淳朴热烈美好的感情。要问这个故事的结局?

她(巧云)的眼睛还是那么亮,长睫毛忽扇忽扇的。但是眼神显得更深沉,更坚定了。她从一个姑娘变成了一个很能干的小媳妇。十一子的伤会好么?会。当然会!

我想,这就是我一直在追寻的。

评论(2)

热度(31)

  1. 道虹小土刀 转载了此文字
©小土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