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土刀

新博客地址 -> wdxtub.com

回国

我感谢在美国,在 CMU 学到的东西,但我不属于这里,我要回到给我归属感的地方。

今天早上读了老师分享的文章[1],正好一直想写选择回国的原因,择日不如撞日,就从这儿下笔吧。鲁白教授的演讲内容很好,的确如文章的导读所说的那样『高屋建瓴』且富有『实操指导』意义。一般来说高屋建瓴的文章,都没办法接地气,毕竟站得高看得远,站得低接地气,我想写的,是接地气的。

我从未想过要做一个美国人,无论是精神上,还是身份上。华人华裔在美国属于亚文化程度之深,只有真正在大洋彼岸生活体验过才能真正明白,更让我难受的是,哪怕上了最好的学校,拿着远超中位数的工资,大部分人都没办法改变自己游离于主流社会的状态。

前些...

聪明人的枷锁

小聪明到大智慧之间,有一条看不见的横沟,只能用天赋、坚持和勤奋来填。如果硬要说有技巧,恐怕就是『元学习』、『元思考』、『元实践』和『元创造』。

聪明了吗?

聪明固然是一件好事,但是一旦被别人被自己贴上了『聪明人』的标签,也就戴上了枷锁。外在的枷锁随着时间的推移逐渐会被移去,但是内在的枷锁,想要解开,就没那么容易了。

内在的枷锁主要体现在以下两个方面:

  1. 做事情凭借直觉,大多数情况下都能完成得不错。可是直觉也有范围,一旦超出,因为平时没有培养正确做事的能力,往往不尽如人意。

  2. 做事情依赖个人,在学生时代作业考试甚至是小组项目都可以自己扛,可是个人能力再大也有范围,一旦超出,因为平时没有...

范式转移

所谓范式,是一套非常清晰的概念、思维模式、研究方法、假设和标准。从这些基准出发,我们可以推导演绎出『真理』。但假如有一天,基准改变了,是不是这些『真理』,也就不再『真』了?

前段时间知道了『范式转移』这个概念,感觉很有意思,但是拖着拖着一直到今天才动笔。一是懒,二是最近生活中的一些变化也印证了『范式转移』本身,能够说道说道了。

简单来说,范式转移可以看做是一种根本假设的改变,继而带来翻天覆地的影响。对于我们来说,范式转移更应该接近于『范式升级』,我们要改变的不仅是思维,而是对事物对人情的更准确更基本的认识。

从去年九十月份开始一路面试了半年,了解了许多之前不熟悉的圈子,接触了不同的行业、...

个人知识管理指南

经过一年时间打磨,我的个人知识管理体系终于成型,在这里跟大家分享一下。

在这个碎片化的时代,如何『聚合』是有门道的,甚至可以认为是『刚需』。各类门户各类新闻聚合各类资讯文章层出不穷,但是问题在于,作为个人,如何真正把看到的『信息』转化为『知识』呢?

在我之前的文章《信息极简之道》中,粗略介绍了基于七个不同组件的信息管理工作流,经过大半年的改进,最终形成了《极简解构工作流》中介绍的方法。

这套工作流的核心,在于『流』,也就是说,所有的一切,都是为了让信息在尽可能少的依赖和限制下自由流动。无论是不同的设备,不同的应用还是不同的形式,信息都应该能以最简单最自然的方式进行流动。并且,我也不...

北美找工作软实力指南

在北美找工作,除了基本的『硬实力』外,很多文化相关的『软实力』可能也起到了至关重要甚至是决定性的作用,这里总结了我在 CMU 研讨班学到的相关知识,希望能给还在努力『揾食』的同学们一些帮助。

写在前面

本文的主要内容,来自于 ICC(Intercultural Communication Center) 关于找工作面试的讲义以及老师在研讨班上的讲解。上一次的学习记录在 英语口语中的『噪声』 一文中。

开始之前,一定要先摆正心态,之所以把这一点特别拿出来说明,因为我深知我们的文化中包含着的对『野路子草根逆袭』的『倾向』(比如说,对太平天国的『评价』)。但是至少在找

英语口语中的『噪声』

一个人觉得自己不再需要改变的时候,最大的改变就已经发生了——他变成了没有未来的人。 http://wdxtub.com/2016/02/23/pronunciation-stress/

这个学期给一门研究生课程当助教,宾夕法尼亚州有这么一条法律,英语不是母语的同学当助教的话,必须要达到一定的沟通交流水平,否则学校要被罚款。具体到 CMU,就意味着我需要通过一门叫 ITA 的测试(之前的日志也有提及)。因为是专门负责英语教学的部门,我的英语虽然能应付日常交际,但是细化到讲课上,就有些捉襟见肘了,所以必须进行一些课程培训。

昨天完成了个人作业,已经感觉有了很大收获(见这里),今天去上...

【火影忍者究级风暴4】伊邪那美

过去的我们是独孤又渴望爱情,让憎恨逐渐变强的小鬼。各自走上不同的道路,并且彼此对抗。渺小的我们总是互相争执,但是现在已经可以互相理解对方内心的痛楚。 —— 宇智波佐助

当一切的一切最终落幕,所有的波澜壮阔都化为生活中的琐碎时,那一场场殊死战斗才真正有了意义。同样是游戏,同样是火影忍者,每一分每一秒都越发清晰地认识到,这是一群真正爱游戏,真正爱火影,真正爱这个世界并愿意为之付出努力的人倾尽全力想要给这个系列划上圆满的句号。比腾讯的坑钱手游不知道高到哪里去了。

有些东西,是心里只有赚钱的人,永远做不出来的

游戏部分

游戏的战斗系统和前几作相比没有太大的区别,但是在忍术的释放...

不安的终结

当一类事情重复足够多次之后,本能会让我们去选择最安全、最中庸的道路。可是消除了痛苦,也就消除了走向辉煌的可能,这又怎么办呢?

最脆弱不安的时刻,往往也是最接近自己的时刻,但观察自己的过程犹如走钢丝,左一分蒸发,右一分凝结。超然物外已经很难,如何抽离自身,更是值得一生探索。在飞机上经历了回忆杀带来的『臆想恐慌症』之后,抛开封闭环境可能带来的问题,我在想,所谓的不安,到底从哪里来,到哪里去呢?

坏消息是,网上对于不安的讨论,几乎都是『灌鸡汤』;好消息是,我在阿西莫夫的《永恒的终结》中,找到了答案。

所谓不安,大概是预想的和实际发生的不一致,自己却没有办法找到原因,于是胡思乱想的恶性循环就开始...

小方

奇怪的是,他既没有太多棱角,也没有太多慌张,大家却都叫他小方。每当被问起名字的来由,小方总是笑着说:『之所以方,是因为少了点缘』。但是坊间的传闻可不是这样,每个人都不知道从哪里听说过,小方是因为有反骨,所以才叫小方的。

这个世界的可怕之处在于,哪怕谁也不知道反骨是什么,又长在哪里,只要大家都这么认为,那你就只能长着反骨,或者稍微好一点,能给自己起个名字,叫小方。

既然反骨是什么说不清楚,那么一百个人心中,就有一百种反骨。丢了东西,坏了器具,总可以怪罪到小方头上。偶尔也有人好奇,为什么小方从来不去解释和证明自己。小方只是笑笑,因为他们没有意识到,再多的解释和证明,恐怕都无法撼动盘根错节的猜忌...

Deadline 与不插电

这是一篇很早就想写的文章,在回家的路上捋清了思路。想要说的是:焦虑其实是一种生活方式。但是可能只需要一个简单的动作,就能让一切焕然一新。

这个世界上有两种焦虑,大部分人属于第一种:嘴上的焦虑。另一种属于生理上的『焦虑症』,不懂,所以不妄议,接下来提到的焦虑,都指的是『嘴上的焦虑』。

在 CMU 听到最多的一句话,就是『我这周有 X 个 Deadline,怎么办要死了』。我很能理解他们的心情,潜台词就是说『但是老子还是顽强活下来了,是不是超级厉害』。所以常常能看到『嘴上焦虑症』患者平日里大把大把浪费时间然后熬几个夜感动一下自己,即使真的没做好也有个退路,『At least I try』。我想...

———— 1 2 3 4 5 ————
©小土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