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土刀

一个满怀热爱的手艺人。无论是文字还是代码,我都想写点不一样的。

【你的名字。】忘却

梦里相逢人不见,若知是梦何须醒。纵然梦里常幽会,怎比真如见一回。我很开心,新海诚终于学会讲故事了,动人的故事。

依然是招牌式的天空,回顾新海诚的几部重要作品,就会发现十几年间,一切都已改变,一切也未曾改变。《星之声(2002)》的成功使得新海诚崭露头角;两年后《云的彼端,约定的地方(2004)》却只能碎片化无头绪地讲故事;三年后《秒速五厘米(2007)》干脆放弃长篇故事,用三小节讲述了生活的焦虑和选择,回归现实并取得了重大成功;四年后《追逐繁星的孩子(2011)》却魔幻现实过了头,像是宫崎骏和庵野秀明没睡醒弄出来的;两年后《言叶之庭》终于说了一个起承转合的故事,但是一直以来的时空感没有了...

【追逐繁星的孩子】天亮了

转型对于任何人来说都不是简单的事情,这是新海诚又一次挑战剧情片,好坏且不说,这种尝试本身就值得肯定。

经历了《云的彼端,约定的地方(2004)》《秒速五厘米(2007)》和《言叶之庭(2013)》的洗礼,这部 2011 年的作品精准而清晰地插入了 2007 和 2013 之间的缝隙。每次新海诚出了剧情片之后,都要出一部文艺片回回血。所以不难想象,《秒速五厘米》大获成功之后,肯定又要来一部剧情片了,这就是本文的主角——《追逐繁星的孩子》。

之前的影评说过『长于细腻的新海诚,似乎一直不太能找到叙事的方法』,吸取了《云的彼端,约定的地方(2004)》的教训,这次总算是把故事说清楚了。但是给人...

【云的彼端,约定的地方】醒来

逆着时间走,秒速五厘米上映的三年前,新海诚披着科幻的皮,还是在诉说那个悲伤却圆满的故事。不由得想起古龙的那句话『故事情节的变化有穷尽时,只有情感的冲突才永远能激动人心』。

从《言叶之庭》到《秒速五厘米》再到《云的彼端,约定的地方》,倒序连着看新海诚的三部作品,才意识到这些所有作品本来就只是他为自己制作的,只是恰好击中了大家心底柔软的部分罢了。这样一想,片中大量的意识流、留白和跳跃也就理所当然了,毕竟在想象的世界中,很多东西一点都不重要,不需要画,也不需要说。

当然,毕竟要上映毕竟要挣钱,所以影片中还是努力想要把故事说清楚的,只是长于细腻的新海诚,似乎一直不太能找到叙事的方法。稍微回顾一...

【秒速五厘米】One More Time

后知后觉的我,在电影上映了快十年才第一次看了这部作品。也许是心境不同了吧,看到澄田在第二话结尾蜷缩着入睡,我终于能够说服自己,残留着夏天味道的十月下旬,已经永远地过去了。

最初接触新海诚的动画片是《言叶之庭》,缓慢的节奏,绝美的画面,文艺的台词配上抒情的音乐,从各个细节体现出日本人细腻的心思,因此是一部适合一个人慢慢看慢慢品味的电影。或者说,与其说是看电影,更不如说是看自己的记忆,那些埋藏在心底的瞬间,虽然有快乐有痛苦,但是拥有这样的回忆本身,就是一种幸福。

《秒速五厘米》的题材则与《言叶之庭》有很大的不同,虽然刚看了开头就已经猜到了结局,但是第二话『太空人』着实给了我太多太多的惊喜。...

数据科学工程师指南

公司的数据部门通常有三种角色:数据科学家、数据工程师和架构工程师,但许多事实证明这样的分类方法既不科学也不高效。结合工作中的经验,我认为『数据科学工程师』这一角色才是发展方向。这里我们来聊聊什么是,以及如何成为一个优秀的数据科学工程师。

为什么需要数据科学工程师

关于数据科学部门的现状,《工程师要不要写ETL?——教你构建高效的算法/数据科学部门》一文已经把最大的痛点写了出来,

总结归纳一下这部分,简单来说就是『数据科学家』没有工程思维,『数据工程师』没有统计思维,『架构工程师』成了运维人员。大家的目标都不一致,整个部门运作起来摩擦力当然是巨大的。

如何解决这个看似无解的问题呢?上文中提出...

接口、系统、管理与熵

最近无论是写书还是设计系统都攒了不少思考,有(fei)些(chang)凌乱,但是还是想写一写。

写在前面

回国之后,工作强度还是比较大的。好在经过一段时间的适应和磨合,总算慢慢找到了节奏。思考和总结的好处有很多,对我来说最重要的有两个方面:一是能够从实践中萃取最多的养分让自己快速成长;二是针对暴露出的问题进行定向改进,能极大提高工作效率。

原则上我是希望在博客中尽量保持某种意义上的中立的,但是在这里,我依然想感谢公司给予我极高的自由度,职位或者项目并没有成为桎梏,我因此得以把触角伸向各个领域。接触各个项目的好处不言而喻,除培养大局观外,学会以不同的角色站在不同部门不同角度去思考问题,也是极好...

© 小土刀 | Powered by LOFTER